播放记录

《酱园弄》《风流一代》凭什么登上戛纳殿堂?

时间:2024-05-15 17:01:51阅读:85225
作者|致远君一年一度的戛纳电影节又开幕了。这届电影节是真正意义上的华语大年,共有8部华语长片入围,其中不乏《酱园弄》、《九龙城寨之围城》这样的大制作,也有一贯被戛纳青睐的贾樟柯、娄烨等六代导演的最新作
《酱园弄》《风流一代》凭什么登上戛纳殿堂?

《酱园弄》《风流一代》凭什么登上戛纳殿堂?

1/10

作者|致远君

一年一度的戛纳电影节又开幕了。

这届电影节是真正意义上的华语大年,共有8部华语长片入围,其中不乏《酱园弄》、《九龙城寨之围城》这样的大制作,也有一贯被戛纳青睐的贾樟柯、娄烨等六代导演的最新作品《风流一代》《一部未完成的电影》入围官方单元。戛纳上一次在主竞赛出现内地出品的华语片,还是2019年的《南方车站的聚会》。

本届戛纳电影节主视觉海报

戛纳一直以来都是华语电影的福地,对于中小成本故事片制作者来说,更是殿堂一般的存在。小娱接收到的信息是,100%的中小成本制作者在投递电影节的时候,首选都是戛纳。这不仅仅是因为戛纳的知名度,更是因为戛纳有强大的艺术电影发行能力和宣发效应。能够进入戛纳官方单元的电影,80%以上可以找到发行商,而主竞赛单元更是100%都能卖出去,这是世界上任何一个电影市场都做不到的成绩。

从最近的片单也可以看出,国内有大量的电影,想要走戛纳这座独木桥。但这并不容易。

今年戛纳电影节早前有媒体猜测可能会出现两部内地影片齐聚主竞赛的“大场面”,要知道自从《阿Q正传》首次代表内地出征戛纳之后,从来都没有过两部内地片同时入选的前例。最后只有贾樟柯的《风流一代》杀入主竞赛单元,但本届华语片力量依然不可小觑。

在华语众星闪耀红毯的时刻,我们其实更应该了解的是,戛纳的运作规则是什么?为什么入选的是这些电影?这些才是对内地其他电影最有价值的信息。

首先,你必须要知道,戛纳的选片是由哪些因素决定的,这当然必须要从戛纳电影节的历史说起。

宗旨决定路数

戛纳电影节创立于1939年,最初全称并不叫“戛纳国际电影节”,而叫“国际电影节”。鉴于当时的威尼斯电影节已经成为纳粹的傀儡,法国公共行政及艺术部部长尚·杰伊决定成立电影节,第一届决定在戛纳举办,由电影《火车进站》导演路易斯·卢米埃尔担任主席。

开幕当天,德军闪袭波兰,第二次世界大战正式打响,电影节被迫取消。

展开全文

1946年,二战胜利之后,国际电影节在戛纳重新开启,这个时候电影节的背后是三家机构在支持,法国电影联盟、法国教育部和法国外交部。到今天为止,戛纳电影节的背后依然是他们,其主要资金来源,也主要取自于这三家机构的补贴。

《纽约时报》报道第一届戛纳电影节

根据这三家的定位,戛纳电影节初期就定下了三个主要方向,一是扶持法国本土电影事业发展,二是振兴世界电影产业,三是为世界电影人提供舞台。这三个方向,是决定戛纳电影节所有环节的决定性因素。

其背后资本逻辑是,戛纳电影节首先必须要担任起扶持法国本土电影事业的职能。所以无论是竞赛、展映还是市场,无论是影片本身还是发行商、制片商参展,在质量层次旗鼓相当的情况下,都是法国优先。

第二是振兴世界电影产业,这也就决定了戛纳电影节产业为先的逻辑。到今天为止,戛纳电影节从未向普通观众开放,参加的人员只有发行商、参展商、制片方、影评人以及其他电影行业相关人员。也就是说,只有在电影生产、交易各个环节中的工种,才能进入戛纳电影节。河豚君以前每年去到戛纳电影节之后,都会得到一个媒体证件,上面用白、粉、蓝、黄颜色来区分优先级。其中白色是最高级,意味着可以优先享用一切权利。另外,他的市场交易设置的种种环节,都完全体现了产业第一属性。

第三是为世界电影人提供舞台。这让戛纳拥有了更高的电影视野,而同时,也必须要权衡地区和国籍,尽可能的做到每一个族裔、文化都能够在戛纳电影节有一席之地。这决定了戛纳在创立之初就要做到“平均”,每个地区,都会在戛纳有几个名额。

宗旨决定路数,这三点,决定了戛纳电影节整体的策略执行。

质量是唯一的标准吗?

河豚君私下里接触了很多投递过戛纳电影节的导演,他们最大的一个疑问,不是如何投递戛纳电影节,而是选片规则疑惑。

2018年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有一部片《太阳之女》,不仅创下了当年场刊的最低分,在戛纳史上也是倒数,这让很多中国导演大跌眼镜。后来,有一个导演问了河豚君一个问题,“《太阳之女》那么难看,为什么这部片进了主竞赛,而我的片连选都不选?”可能不熟悉国际电影节运作规则的电影人,大多数都会有这样的疑问。

《太阳之女》

这说明大家对电影节的选片过程误解非常深。电影质量当然是决定选片的重要因素,但不是唯一的因素。一些制片人的亲身实践之后告诉河豚君,电影节的选片,从来都是分赛道的。这是由戛纳电影节创办之初就立下的宗旨决定的。

上文我们提过,戛纳电影节首要任务就是扶持法国本土电影产业,背后的支持者正是法国电影联盟。这是一家由法国本土电影人组成的机构,这个机构的成员和赞助目的可想而知。戛纳必须要在电影节和支持机构之间作出利益权衡,如果关系破裂,导致的最终结果可能是连戛纳都不复存在了。

本届戛纳主竞赛“法国队”代表《野性钻石》

以2024年本届戛纳主竞赛来说,主要语言为法语或者第一出品国家为法国的影片有六部,这六部名额是法国队锁定的名额,每年都必须要有一定量的法国片,数量上下不会相差超过两部。英美两国为第一出品方的影片有7部,因为这是戛纳最大的广告商投放区,而英语地区又是全球最大的电影市场,戛纳不得不重视。

剩下的名额,每个地区都要平均。亚洲这边的名额去年给了日本和东南亚,而今年给了中国和伊朗,各自只有一个名额。戛纳会把这一个名额,给到该地区今年最成熟、最具有影响力、且最符合戛纳要求的作者。而今年娄烨和贾樟柯都有新片,这就几乎决定了中国这边的入围片,只可能从二者之中选出。

其他的作者,质量够格的会被顺序安排到次级单元。而次级单元的选片过程,和主竞赛单元是完全一样的,依然是按照国家和语言文化赛道进行分门别类的选择。

这就可以解答河豚君认识的导演的问题,“为什么他的质量不如我,反而可以进主竞赛”?当然主竞赛是有质量底线的,如果实在不够格,也可能宁缺毋滥。

为什么总是贾樟柯?

戛纳电影节的选片委员会有三个不同的层级,第一层级是若干个年轻的小团队,从第一层级上面把过于粗糙的影片筛选掉,剩下的影片进入第二层级。第二层级是影评人和电影制作人,他们会对影片再度进行筛选,最后才进入官方选片委员会。这个官方选片委员会由艺术总监蒂耶里·福茂直接领导,在内部讨论、投票之后送到福茂手中,再由福茂和选片委员会最终决定某部影片的去留。

戛纳电影节艺术总监蒂耶里·福茂

每年戛纳结束之后,这些选片人就开始为下一届戛纳电影节筹备。他们会在全世界到处飞,在各个电影节和地区发现最新的作者。这些选片人每一个都有各自不同的特长,有些人对东亚文化比较了解,工作重点就是东亚,而另一个人对南美洲比较了解,就会把工作重心放在南美。福茂亲自领导的选片委员会里面,囊括了全世界各个文化领域的研究者。河豚君曾经在其他电影节上遇到过这些选片人,从交谈中知道,这些影片他们不会全部都看,也没有时间观看那么多作品。他们会有重点的先看一些比较熟悉的导演的作品,所以贾樟柯、娄烨、王小帅、侯孝贤、蔡明亮、张艺谋、王家卫这类一线艺术片导演的作品会首先被看到。

贾樟柯作品《风流一代》

再看一些以往在其他电影节上看到过的其他没那么重要的导演或者是新导演的作品,管虎、魏书钧、邱阳都在这个序列里面。接下来,选片人会有选择的看一些知名度不高的导演的作品,主要看该导演以前的履历、有无制作经验、有无曾经发表的作品。这个时候就是衡量团队能力的时候,能不能直接送到选片人手里,一定程度上就决定了这部片能不能被看到。选片人看到影片之后,影片质量和作者性才有影响力。

选片人会从作者性、关注度、演员、政治因素等多个维度进行考量。

首先,电影节比较看重电影的作者属性,也就是视听语言的特色性,然后是政治和文化因素。选片人会判断这部片子在该地区知否具备代表性,以此决定是否向其他选片人推荐。

管虎作品《狗阵》入选一种关注单元

选片人看完影片之后,距离开幕最后几个月的时候,会带着选好的影片回到法国,把所有的影片与其他选片同事一起讨论,再把选好的片单,呈给福茂作最终决策。一部片,要经过这么多程序才能最终抵达艺术总监眼前,每个程序都在考验影片的公关能力和公关思路。出品方需要在一开始,就要让选片人看懂,以免对影片质量产生误判,其中策略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但如果电影确实和其他同级别影片能够拉开质量差距,最后戛纳当然也不会放掉这个机会。

《酱园弄》是怎么进来的?

非竞赛单元一般都是话题性比较强的商业电影,其中少不了全球各地的巨星出演。戛纳通常会发力去抢这些电影的首映,以制造营销话题,当然前提还是质量不能低于底线。

2021年《壮志凌云2》的首映礼上,汤姆·克鲁斯携一众美国巨星闪耀戛纳红毯,法国军机列队飞过致敬的场面,令人至今过目难忘。

戛纳需要这些巨星来制造话题。这个级别的影片,有一些需要蒂耶里·福茂亲自出马去邀请,都不一定能邀请到。2021年,为了把阿汤哥搬到戛纳红毯上,戛纳提供了大量的资源,包括和主竞赛电影同一等级的红毯,法国军机列队致敬等等。

《壮志凌云2》戛纳首映礼

而日本国民级的动漫艺术家宫崎骏,则让福茂可望而不可及。据传说,自从《千与千寻》之后,每次宫崎骏有新片,福茂都会主动拜访,大部分时候最后都被拒绝了。

这次《酱园弄》和《九龙城寨之围城》入围戛纳展映,特别是《酱园弄》还将享受和主竞赛单元一样高规格的红毯和曝光,首先应该归功于章子怡在华语圈的超强星光。可以说,有她在的地方,永远不缺华人关注的目光。在2023年的戛纳前夕,章子怡曾经赶赴法国专门与福茂见面,而福茂也从百忙之中抽出时间见了章子怡。这场见面交谈内容是什么我们不得而知,总之戛纳再次选择了章子怡,这对于电影节和片方来说,都是双赢。

了解了戛纳的选片过程和标准,其实也就理解最初的疑问——为什么会是这些电影?

所谓的“门道”,其实并不难理解。我们也特别希望中国导演,尤其是年轻导演群体在给自己的电影报名的时候,一定要摸清电影节的规则,给影片选择恰当的发行方案,让中国电影能被世界关注到。

相关资讯

评论

  • 评论加载中...

首页

电视剧

返回顶部

电影

会员中心

0.226698s